网站首页 手机版 留言版 网站地图 TAG标签 高级搜索

乐器论坛 会员注册

当前位置: 主页 > 音乐辞典 >

近代音乐三:弹词与大鼓弹词

更新时间:2013-03-12    来源/发布:未知    作者/编辑:吴钊,刘东升
三、弹词与大鼓
弹 词


弹词在近代又有所发展,继清代嘉道年间艺人陈遇乾、毛菖佩、俞秀山、陈瑞廷四大家之后,在此时期又出现很多著名的弹词艺人,如马如飞、姚土璋(唱《水游》)、赵湘舟(唱《玉夔龙》)、王石泉(唱《南楼传》),人们称为新的四大家。

马如飞是清代同治年间长州人,主要在江阴、无锡、常熟等地农村演唱。他有文化,能写作开篇、改编唱本,又肯于刻苦钻研唱技,随时向听众请教,商量“书路”,所以在艺术上进展很快。他的早期唱段曲调性不强,类似吟诵体,后来多方面吸收了民间曲调,如滩黄的《东乡调》(又名《花鼓调》)等,形成自己独特的马调唱腔,用直嗓唱,曲调流畅、爽朗、质朴、豪放,颇受农民听众的喜爱。马如飞在哪里演唱,几里以外的农民都乘小船来听书。其后经过魏钰卿、薛筱卿、杨月槎的再创作,加强了曲调的旋律性,形成马调不同的支派。他们的唱腔都有吐字遒劲、字音简洁、节奏鲜明、不拖长腔的特点。

马如飞的代表作是《珍珠塔》。这是一部著名的传统唱本,马如飞对它作了新的艺术加工,具有新的特色,人们称为《马调珍珠塔》。它讽刺和鞭笞了嫌贫爱富的世态,这样的主题符合人民的意愿,所以深受群众欢迎。《珍珠塔》的唱词多,一档可达五、六十句,占全书百分之六十左右,中间安排穿插有恰当的表白,生动刻画了不同人物的形象和心里活动。马如飞在唱段里多次运用叠句,有时延伸至十几句或几十句,连续叠唱,一气呵成,叫做“叠句连唱”,使人百听不厌。

下面是薛筱卿所唱《珍珠塔》中“看灯”唱段:

这个唱段曲调结构紧凑,唱词每一个下句的第六个字都加以延长,做滑音式的停顿处理,然后空一拍,再接唱第七个字,这个字均落在强拍上,唱法上别具特色,有人形容这种唱法“像蜻蜓点水光景,最动人听。”

马调还有一种富于感情色彩的唱词(同时也是曲调)结构,即只唱三句,称做“凤点头”,如老艺人杨月槎唱的《珍珠塔》中“婆媳相会”唱段:

马如飞的再传弟子很多,他们都在马调的基础上有所发展,艺人朱雪琴所创的“琴派”,则更加豪放、粗犷,独具一格。

嘉道年间俞秀山所创的俞调,在这个时期也形成了新的支派。在朱耀庭、朱耀这一代仍以小嗓(假嗓)为主,但吸收了苏滩、昆曲的曲调。到朱介生时,则用大嗓(真嗓),并且更广泛吸收了京剧、北方曲艺、江南小曲的曲调。在近代既有人发挥俞调所长,演唱《宫怨》、《莺莺操琴》一类描写女子性格的唱段,也有人用它演唱一些气势豪迈的唱段,如《刀会》等,说明俞调已有新的发展。

蒋如庭在早期弹词陈调(陈遇乾)的基础上,作了较多的艺术加工,演唱新的曲目,人们称为“蒋如庭调”,如《林冲踏雪》就发挥了陈调苍凉、庄重、刚劲挺拔的风格特点,成为一个优秀唱段:


清末还有一位弹词艺人夏荷生是赵湘舟一派的弟子,他所创的夏调,曲调高亢、豪放,演唱时真假嗓并用,声音洪亮,响弹响唱,人们称之为“响彻云霄”。其唱腔起句是俞调,落句是马调,由俞调和马调综合而成,弹词艺人称为“雨夹雪”。因技巧上较难掌握,所以,后人能继承其流派者不多。

徐云志所创的徐调是以夏调“雨夹雪”做底,并吸收了江南民歌和戏曲唱腔溶汇而成。转腔与拖腔多,节奏舒缓,曲调委婉从容,人们称之为“糯米腔”,后期徐调又有新的发展,创造了明快朴素的唱法,扩大了曲调的适应性。

夏荷生以弹唱《描金凤》著名,世称“描王”。下面是夏调《描金凤换监》唱段:

近代弹词广泛吸收了民歌和戏曲曲调做为自己常用的基本牌子曲演唱,如《湘江浪》、《点绛唇》、《剪剪花》、《山歌调》、《费伽调》、《耍孩儿》等,但不同流派的艺人演唱时却能表现出不同的艺术风格。

随着弹词表演艺术的发展,其伴奏曲调也不断丰富。过去乐器伴奏只用于过门,唱腔是清念的。后来唱腔部分也增加了伴奏,主要是用琵琶、三弦,有时加扬琴。不同流派的艺人在创腔的同时,也创作了许多悦耳的过门,在乐器的烘托下,各有自己的伴奏曲调,此起彼伏,繁简穿插,使整个唱段具有连贯性和统一性。

近代弹词在演出形式上有单档、双档乃至三档之分。单档由一人说唱,双档二人,三档三人。单档说唱,自己弹三弦或琵琶伴奏,双档说唱,又分上下手,上手弹三弦,下手弹琵琶。

京韵大鼓、西河大鼓与梨花大鼓

明清时期流行的“鼓词”(大鼓),到近代,吸收了各地民间音乐的曲调,形成各种不同风格的“大鼓”,如京韵大鼓、西河大鼓、梨花大鼓、湖北大鼓、胶东大鼓、梅花大鼓等。

京韵大鼓产生于清代末期,它的前身是木板大鼓和清音子弟书。木板大鼓是敲木板伴奏,所以也叫“木板儿”,后来加用了三弦,流行于河北河间府一带,曲调较为简单,用河间语音演唱,人们又叫它“怯大鼓”。早期演员有胡十、宋五、霍明亮等。宋五是个盲人,常唱《大西厢》、《马鞍山》、《坐楼》、《子期听琴》,唱腔中有时加入“反二簧”、“西皮”的曲调。胡十嗓音洪亮,善唱《蓝桥会》、《王二姐恩夫》。据说旧年画里有一张《大溪皇庄》,上面画着一个唱大鼓的艺人就是胡十。霍明亮善唱三国、水游的段子,如《战长沙》、《单刀会》。大约1894年前后,“怯大鼓”演员开始进入天津、北京等城市,在曲艺园子里和相声、戏法、单弦等“什样杂耍”一起演出。当时还有不少“怯大鼓”演员,如刘大辫子刘增元、王庆和及其徒弟等,都是从农村来的。

清音子弟书是清代雍正、乾隆年间,八旗子弟们演唱的曲种。他们都是非职业演员,人们称之为“子弟票友”,唱词典雅雕琢,曲调是根据昆曲和高腔创作,行腔徐缓、字少腔多。曲目多是滴取明清两代小说、传奇、昆曲中的片断重新编写。曲高和寡、流传不广,所以清代末年便衰微下来,但其中少数作品和曲调被其它曲种所吸收,京韵大鼓就是一个。

木板大鼓艺人在北京从子弟书中,也从京剧和民间小曲中吸收营养,进行改革,逐渐形成一种新的说唱形式,即京韵大鼓,又叫“京音大鼓”、“京调大鼓”,后来广泛流行于北方各地。
本文标签

中国音乐史略

专题推荐

更多相关

本站简介- 站内公告- 原创投稿-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 Sitemap- 手机访问
Copyright @ 2008-2018 乐器学习网 online services. Security support by yueqixuex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