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手机版 留言版 网站地图 TAG标签 高级搜索

乐器论坛 会员注册

当前位置: 主页 > 音乐辞典 >

明清音乐十:《谿山琴况》与《乐府传声》

更新时间:2013-03-12    来源/发布:未知    作者/编辑:吴钊,刘东升
十、《谿山琴况》与《乐府传声》
徐上瀛在明崇祯十四年(1641年)以前写的《谿山琴况》是一篇比较全面而系统地论述琴的表演艺术美学原则的著作,它总结了明末以前琴的表演艺术的丰富经验,并有所发展。

《琴况》全篇共二十四则,系据北宋崔遵度“清丽而静,和润而远”的见解,推演发挥而成。

首则“和”是全篇总纲。“和”就是“弦与指合,指与音合音与意合”。“弦与指合”,就是指法必须符合琴弦(包括琴)的客观性能。“指与音合”首先要取音准确,要做到每个音、每个乐句乃至全曲必须节奏清楚、层次分明;而更重要的还是要通过反映客观世界的“心”,使吟猱绰注、轻重缓急与“音”相适应,使曲调能表达出情感。至于“音与意合”,徐上瀛认为:“音从意转。意先乎音,音随乎意,将众妙归焉”。的确,艺术家所要表达的思想、意境,必须驾驭与技巧紧密结合的“音”;而“音”又必须服从“意”,表达“意”,这样才能引人入胜。《琴况》认为“音”必须讲求形式的美,做到“纡回曲折,疏而实密;抑扬起伏,断而复联,”使“音”的精义与“意”的深微相一致。但《琴况》并未停留于此,它进而还强调了“得之弦外者”的重要性。它认为有了弦外之音,包括想象、风格等等,才能使艺术家的表演臻于出神入化的境界:“与山相映发,而巍巍影现;与水相涵濡,而洋洋徜恍。暑可变也,虚堂疑雪;寒可回也,草阁流春。其无尽藏,不可恩议”。这才是“音”与“意”的真正统一。由此可见,《琴况》所谓的“和”,实即如何正确处理乐器、演奏技巧、音乐形式美、想象、风格、表现内容、意境、情趣之间的辩证统一关系,使它们溶铸成一个整体。

“和”并不是《琴况》最先提出的,《琴况》的贡献,就在于它继承了先秦道、儒两家和嵇康、崔遵度等人的见解,从“弦”、“指”、“音”、“意”(包括弦外之音)四个方面,探索了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对古琴表演艺术的总的美学原则作了比较全面的论述。

《琴况》非常注重内容美在艺术创造中的作用。它认为“古雅”是内容美的最高典范,“静”、“远”、“淡”、“逸”是臻于“大雅”的关键。

它认为“静”与“清”密切相关。艺术的美——“丽”,之所以能“感人之心”,给人以美感,就因它来自“清”与“静”。所以,它与“音韵不雅,指法不隽”,仅靠“繁声促调”“触人之耳”而不能“感人之心”的“媚”不同。我国较早提倡美声的音乐大师是魏末的嵇康。《琴况》发展了他的观点,对声音美提出了“清”、“润”、“圆”、“坚”、“溜”、“键”、“洁”等具体要求。其中,“清”字尤为紧要,它认为“清”能生“亮”、“亮”能生“采”。声音有了清与亮,再加上采,才能“表其丰神”,使音乐形拭魃钊松裢

“远”即想象。艺术创造中要求想象是嵇康较早提出的,后来五代刘籍《琴议》又明确肯定了“想象”在意境创造中的作用。《琴况》的认识比前人更为深入,它认为只有在想象中熔铸音乐语言,又能用音乐语言表达想象,达到“神游气化”的程度,艺术家的艺术构恩或想要表现的思想、意境,才能随着想象的翅膀挟持风云,自由翱翔于无涯无际的大空。要想表现岑寂,就像游白云茫茫的峨嵋之巅;要想表现流逝,就像在水波涟漪的洞庭湖上,种种妙趣佳境,是数不尽言的“远”的微致。

《琴况》认为,“淡”因“恬”(含蓄)而显,“恬”有“淡”而深,两者水乳交融,相互依存。“逸”,即赢洒飘逸的情趣。《琴况》认为它来自艺术家的修养。

这四者归纳起来,就是说内容美与声音美、想象、含蓄以及艺术家的修养密切相关,而这一点恰是前人所没有论及的。

《琴况》十分重视表现“神”。为此,它从“情”、“意”、“神”的角度,探索了音乐形式美的具体表现形式之间的对立统一关系。

它认为“轻”与“重”、“迟”与“速”,好像天地有阴阳、四季有寒暑一样,是既对立而又相互依存的。“迟为速之纲,速为迟之纪”,常相互间错而不能分离,所以一个乐句、一个乐段,都要有迟速之分。而已“速”也要分大小,它明确指出:“速以意用,更以意神”。就是说,“速”为表达“意”服务,而更重要的还是为了传“神”,刻画生动的艺术形象。它强调“小速意趣,大速意奇”,各有妙用,如果只有迟而没有速,乐曲就不成结构;速无大小,也就不能见其灵机。

“宏”与“细”,包括音色的宏亮与纤细、旋律的疏与密,表现手法的勾勒与细描等概念。《琴况》认为,宏、细必须兼备,如果只有宏大而无细小,情感得不到充分的表达;反之,则思想、意境得不到充分的抒写。因此,与迟速、轻重一样,两者不能偏废。它认为必须尽量删去不必要的细节,用简单几个音支好骨架,然后在足以揭示“神”的所在,通过一、二个转折,加以维妙维肖的描绘,把感情交代得一清二楚,所谓“定将一段情绪缓缓拈出,字字摹神”,只有这样,才能有“无限滋味,玩之不竭”。

总之,《琴况》继承发展了儒、道两家的恩想,提出了古琴表演艺术的总的美学原则和理想的审美标准,并从情(情感)、意(意境)、神(形象)的角度探讨了内容美与形式美。它的见解,对清代琴坛影响颇大。清初金陵派琴家庄臻凤的《琴声十六法》,在“虚实”变化方面虽有所创见,但大部仍沿袭《琴况》之说。后来广陵派古琴大师徐琪父子从中受到启发,他们不仅在《五知斋琴谱》中加以引用,而且在实践上作了发挥,从而达到了明清古琴表演艺术的顶峰。
本文标签

中国音乐史略

专题推荐

更多相关

本站简介- 站内公告- 原创投稿-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 Sitemap- 手机访问
Copyright @ 2008-2018 乐器学习网 online services. Security support by yueqixuexi.com